再寫一點吧,雖然是較嚴肅的節目,有趣的地方也很多^^



節目剛開始ニノ已經......不見了?!


跑去junior那邊還跟著jr.們一起鞠躬^^
在福田君向鏡頭說話的時候,ニノ還故意的把身子靠過來^^


弄得川村君超不好意思的~有這樣的前輩真困擾呢^^

不不,有這樣的前輩應該高興才是^^
是因為M.A.Dニノ才這樣玩的吧~~
這樣把鏡頭吸過來,這前輩真用心良苦(ニノ真的會這樣做嗎?)




在江原さん和大野君在外景車到拍攝地途中,江原さん...

江原:有點唐突的問,大野君有去過有許多人偶的地方嗎?
智君:(想了一會)是去過!
江原:因為我看見很多人偶...那之後身體有變壞嗎?
智君:身體...那之後嗎?
江原:是...具體點來說...腳
(這兒看見小窗中的翔君露出「哇!說中了的表情」)
智君:對,膝蓋變得不好了,好像縛著炸彈的感覺

江原:像擺脫不掉般,有不能用力的時候嗎?
大野:下樓梯的時候,這裡(膝蓋)會突然的痛起來
江原:那是甚麼原因呢,我現在看到有雙手抓著這裡...是個小女孩
(然後江原さん就把附在大野君膝蓋上的小女孩的靈除掉)


回到攝影棚...

翔君:和外景無關的,膝蓋的事情...那是什麼回事
nino:那究竟是怎麼一回事?(不要和智君開玩笑啦,你自己也有去嘛...)
大野:誒??不是一起去...
潤君:以前的確去過,你們兩人去的吧...(果然是最認真的人,連不是自己的外景也記得)
nino:現在的問題是我有沒有被(娃娃)附上,他已經解決了,我卻是未解決。那是和長髮人形娃娃睡一夜看看娃娃有什麼改變的外景。
江原:(笑)那種外景??!
翔君:(點頭)
nino:我那時總覺得感覺到些什麼,很不安的一直睡不著...這個人大概三分鐘就睡著了
江原:還好沒有睡著呢,一定是。沒有睡著,所以沒有鬆懈,才沒有任何影響。
女主持:那現在二宮君?
江原:沒有問題
ニノ:謝謝!
女主持:大野君的腿現在沒事了嗎?
大野:是啊,那之後完全...
江原:腿被這樣(兩手)抓住,可愛的抱著膝蓋...在外景車裡那時,有時會看到車上滿是人偶,然後看見有雙手可愛的抱著(大野君的腳),我想著這肯定很困擾了,雖然和外景的目的不同也問了問...
女主持:太好了,一下解決了兩件事情
相葉:不過以前一直在做這種外景啊,嵐一直...







當討論ニノ提出的煩惱「不知道生存的意義」時...

ニノ:大家不會有得「生存很無聊」的時候吧?
相葉:沒有呢,每日都活得很開心呢
現場觀眾:(笑)(大家都很了解相葉ちゃん呢^^)
ニノ:這個人呢...
潤君:看你這樣子能了解呢
相葉:↓↓↓(無言+謝謝讚賞...)







這段提到13-19歲的青少年有四分之一有自殺的念頭,心理醫生還說實際應該比這數字還要多(很恐怖)
另外,有蠻多人會因為被いじめ而萌生尋死的念頭,江原さん說大家都忽略了整個社會就是一個いじめ社會,父親在工作的地方被欺負,回家就向母親發洩,然後母親又把氣發在子女身上,子女受父母影響在學校欺負同學,這樣物以類聚,要停止這種循環才能壓抑這種風氣。

日本的いじめ問題好像已經非常嚴重了,我看了一些日飯blog的repo,有不人都提到自己曾被欺負,例如被一群人無視、把菓子丟在地上,突然亮出刀子...(這是恐嚇了吧...)
雖說當時間過去,回首看並不是什麼大事,但被欺負當時一定很難過。社會報導著這些事情時,可能會說些鼓勵的話,不要向他們低頭之類,但自己孤獨一個時絕對甚麼也做不到。這種報導反過來有種標籤的感覺,你就是被いじめ的這樣...

我很幸運,從沒被集體欺負過,不過看過別人被欺負...那只是看你不順眼就替你改花名,製造謠言...很無辜...
社會到處都有いじめ,雖說承受不了被欺負的無法在社會生存,但過火了也會有反效果。努力忍耐過後心理上不多不少都會有影響和改變,這些可能就是導致いじめ在社會不斷循環的其中一個原因。






說著說著也不知道自己說到哪裡了^^
最後有位小五生問江原さん看到的靈體是怎樣的,江原さん以香蕉作比喻,
現在大家想想香蕉的形狀,在腦海中會浮現出香蕉的樣子吧
靈體感應就是這種,不是用眼真實看見但浮現出的那個影像。




讓我再次思考生存的意義和各種各樣的事,いい番組だと思う!

akz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